Your location:Home > News > Sweet culture

一代香人黃庭堅的香緣與修行

AddTime:2018-11-13 09:09:40   Views:     【 Big Mid Small 】   Print   Close

 
 
宋人黃庭堅是著名的書法家、詩人,還是一位合香大師。他曾作《有惠江南帳中香戲答六言》之詩,又有《有聞帳中香以為熬蝎者,戲用前韻二首》,赫然提到了“帳中香”這樣的概念。
 
一穟黃云繞幾,深禪想對同參。
 
螺甲割昆侖耳,香材屑鷓鴣斑。 
 
欲雨鳴鳩日永,下帷睡鴨春閑。
 
——《有惠江南帳中香者戲答六言二首》
 
其《有惠江南帳中香戲答六言》云:百煉香螺沈水,寶薰近出江南。一穟黃云繞幾,深禪相對同參。螺甲割昆侖耳,香材屑鷓鴣斑。欲雨鳴鳩日永,下帷睡鴨春閑。第一首的意思表明,朋友送的這種“帳中香”,是江南的名產,利用昂貴的原料精心炮制而成。如此的“寶薰”,在書齋、禪室里焚上一炷,好友們一起品香、參禪,是人生美事一件。
 
第二首則寫白日午睡,在床帳內的金鴨里焚“帳中香”,恢復其本職工作。顯然,在宋代人的生活中,床帳里焚香,要使用專門的“帳中香”,這在那個時代的人看來,是很自然的事。
 
具體的“帳中香”配方,宋人陳敬《香譜》(以下稱《陳氏香譜》)中保留了數種,包括“江南李主帳中香”四方,“開元幃中衙香”一方,“蘇州王氏幃中香”一方。
 
像“開元幃中衙香”,“江南李主帳中香”,直接與唐玄宗、南唐二主這些風流皇帝聯系了起來。黃庭堅詩中有“寶薰近出江南”之句,顯示當時在江南地區出產有一些獨具特色的香品。
 
海上有人逐臭,天生鼻孔司南。
 
但印香嚴本寂,不必叢林徧參。
 
——《有聞帳中香以為熬蝎者,戲用前韻二首》
 
香緣與禪宗公案
 
《五燈會元》記載,黃庭堅隨黃龍祖心禪師參禪。有一天,他請求禪師指示捷要,禪師引《論語》之句曰:“只如仲尼道,二三子以我為隱乎?吾無隱乎爾者。太史居常如何理論?”黃庭堅正待辯解,禪師連忙止住道:“不是!不是!”
 
某日,他又隨禪師山間漫步。彼時山桂盛開,清香四溢、追魂十里。
 
禪師問:“聞木犀華香么?”
 
黃庭堅答:“聞。”
 
禪師道:“吾無隱乎爾。”
 
 
黃庭堅一聽,當下爽然解悟。于是禮謝禪師,說:“和尚得恁么老婆心切。”
 
 
祖心禪師笑道:“只要公到家耳。”
 
 
我本毫無隱瞞,一直拈花微笑,是你東馳西突,糾纏客塵不覺。一代文士黃庭堅,至此契入本心,找到了其滿車學問的“家”,歸本溯源,理清了葛藤,印得學問之“香嚴本寂”。
 
 
熏香亦是修行
 
 
 
60歲的黃庭堅被貶謫到廣西宜州,由于是待罪之身,無法居于城關,輾轉被迫搬到城南一處嘈雜的市集內。殘破不堪的小屋對面,是殺牛屠肉的小桌,殘余的肉屑渣滓,還有嗡嗡作響拂之不去的蚊蠅。
 
黃庭堅給自己的小破屋取了個名字——“喧寂齋”。此刻老人正安詳地焚香坐在臥榻上,眾人詫異,面對如此惡劣環境,怎么可能如此的安適、悠閑?
 
黃庭堅作《題自書卷后》云:
 
崇寧三年十一月,謫處宜州半歲矣,官司謂余不當居關城中,乃以是月甲戌,抱被入宿子城南。子所僦舍喧寂齋,雖上雨傍風無有蓋障,市聲喧憒,人以為不堪其憂……既設臥榻,焚香而坐,與西鄰屠牛之機相直。
 
原來,多年焚香的習慣,他不僅僅是享受美好香氣,更是在品香的過程中修行。點燃一支香,他就可以像老僧入定一樣,隔絕于鼎沸市聲,進入悠然忘我的香的世界。
 
其實早在元祐元年(1086)黃庭堅寫給賈天錫的詩——“險心游萬仞,躁欲生五兵。隱幾香一炷,靈臺湛空明。”——已經給了答案,因焚香而靈臺空明。

Prev:金庸小說中的香文化  Next:陰霾天,不妨點一支空氣衛生香熏屋
Back To Top
金钻彩彩票苹果